• 首页
  • 核心介绍
  • 定制衣服产品
  • 核心介绍

    体制外是你忘不掉的前任,体制内是你想结婚的现任

    发布日期:2022-08-22 17:04    点击次数:172

    图片

    今天是假期的最后一天,她姐和很多人一样,已经在返工的路上了。

    想必这个年里,有人又在老家见了一番新世面,心里默默开了N次吐槽大会。

    一年见一次但热情似火的亲戚,房车两全、怀着三胎的凡尔赛老同学,除了性别哪里都不对劲的相亲对象......

    但她姐这次回家,见到的精彩远不止这些。

    甚至还隐约摸到了一些新的“生活趋势”——

    快毕业的表妹不打算工作,想考了研再进体制。

    在北京大厂的表弟、刚辞了职的堂姐,还有自由职业的发小,根本不用爸妈劝,都统一准备考公了。

    用他们的话说:年薪百万,不如上岸。

    图片

    图片

    图源:网络

    “上岸”这个词,之前她姐频繁听见,但没想到这群考研、考公等着上岸的年轻人,就在自己身边。

    说实话,我有点蒙。

    以前都是爸妈唠叨着“还是回老家考公务员吧”,年轻人视考公如猛兽。

    怎么现在年轻人都主动“真香”了?

    直到00后的表妹跟我一番自陈,我又联系了一个上岸的朋友聊了几句后,才有点悟了——

    那些排队等着上岸的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微小的选择,暗示着潮水的方向。

    以下是她们的自述。

    (注:本文故事是真人真事,仅为个人经历,不涉及任何拉踩和价值偏好。她姐记录下他们的故事,只是希望能给大家提供一个新的观察视角,带来一些新的思考。)

    图片

    小月,00后,人大大四在读

    我去年12月刚考完研,本校的热门专业。

    对手除了同龄学霸们,还有众多二战三战的猛士。

    卷生卷死,越卷报名的人越多,这就是考研的现状。

    图片

    图片

    图源《未生》,下同

    据我观察,现在我身边的人大概分五种:

    保研的、出国的、考研的、考公的。

    以及,一小撮找工作的。

    工作呢,也只有两个主流选择:互联网大厂和体制内的正统媒体。

    它们的共同点,是对学历的要求都越!来!越!卷!!!

    前几年我们学校本科就能拿到的offer,现在得是研究生起步,还要卷你的实习经历。

    但经过两三次实习之后,我的大厂滤镜,早就碎了一地。

    我在大厂做的第一份实习,不是核心业务,同期有五个实习生。

    除了我,还有清华的研究生,北大的大四生,一个中国政法的,一个中传的。

    日常工作就是统计数据、投放流量、建十几个微信群跟各种博主沟通……

    除此之外,还有香港城市大学的研究生,或者从UCL回来的正职。

    嗯,做用户运营。

    图片

    图片

    互联网大厂在我看来,就是劳动密集型产业,用高薪置换一批批年轻人的青春。

    说出来title很响亮,某某大厂,但身处其中的人,会忍不住怀疑自己工作的意义。

    我一个师姐在大厂干了半年跑路,她无法理解:

    “我经历层层变态内卷才进来,为什么衡量我的价值标准,是这个用户在页面上多停留了0.1秒?”

    这是我身边大厂人的普遍疑惑。

    这里最不缺的就是名校光环,但名校还得跟名校互卷。

    大家稀里糊涂地疯狂卷着,卷到最后,发现并没有一条真正好走的路,也并没有所谓的理想工作。

    图片

    图片

    我一个高中同学在北大读化学,读了几年,才知道这专业根本没什么前途,考研又太卷。

    去年秋招,他选了银行的管培生。

    但他也不知道管培生到底是干嘛的,稀里糊涂就这么选了,就像他当年高考选北大化学一样。

    我还有一个师姐,从大厂辞职了去考公,好不容易考上了,做了一年她又后悔了,现在还是想回北京。

    像他们这样的人还是少数,大多数人都不敢这么匆忙决定自己的人生。

    我身边的00后,都越来越求稳了,他们很少说“我再试试错,闯一闯”。

    试不起,容错率太低,也明白基本很难闯什么名堂。

    图片

    图片

    现在我才20岁,还不知道自己将来想做什么,只知道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往前走。

    所以考研,是我目前最稳妥的选择。

    缓冲一下,再等一等,等过几年,未来变得清晰一点了,我再做下一步打算。

    我爸妈也从不期望我能挣多少钱,他们只希望我能有一个稳定的归宿,按大多数人的路去走,稳一点、顺一点就可以。

    去年我大厂滤镜还没碎的时候,考虑过一个可以转正的实习机会,但被我妈一下戳穿:

    “你在那儿工资是还行,能养活自己, 经典香港电影可你做几年又拿不到户口,在那里干什么呢?还不如接着考研,以后去公检法。”

    大厂终究不是长远之计,考研后进体制才是硬道理。

    图片

    图片

    目前我的想法是,考研如果能成功,读完研就去考公检法,等那一天,我才算是真的安全上岸了。

    之前我还特别坚定,一定不会去体制内,觉得一眼就望得到头的人生,能有什么意思?

    现在才知道,一眼望得到头的人生,也许就是好的人生。

    图片

    欧欧,90后,211硕士,公务员在职两年

    我是研究生毕业工作一年后,才决定考公务员。

    当时因为公司老板出事,我要在省城重新找工作,然后立刻被我们行业平均三四千的工资,劝退了。

    三四千,在省城,这就是冷门行业的待遇。

    而且,三四千的工作,还无比内卷。

    我刚毕业的时候,211硕士的学历在单位还是天花板,一年之后,被隔壁985硕士卷成了进入的最低门槛。

    眼看着这三四千都高攀不起了,我只能果断换一条路走。

    图片

    图片

    图源《垫底辣妹》,下同

    从省城回来之后,我开始全职备考公务员,边学习边关注各地的考公信息,广东、重庆、四川、湖南……

    哪里有考试,就去哪里,我不能把所有的力气都赌在一个地方。

    那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我断断续续一直都在考试,考了有七八次吧。

    都没考上。

    但我真的很认真很认真地备考了,认真程度可以说超过了我从小到大所有的考试,包括高考、考研。

    但就是差一点,考不过。

    图片

    图片

    我是91年的,当时27岁,只觉得自己年纪好大,好焦虑。

    毕业一年,没工作、没收入,几乎没存款,又不好意思找爸妈开口要钱,只能找我妹接济应急。

    我爸还说“你这样一直不上班也不是办法啊”。

    我在家里从早到晚备考学习,在他眼里就是无所事事、游手好闲。

    本来长时间的枯燥备考,我压力就很大,担心考不上,被他说得越发烦躁。

    图片

    图片

    看着身边的朋友都纷纷考上了,连渣前任都面试的时候走狗屎运上岸了,每个人都好顺,只有我一个人还在走背字。

    但开弓没有回头箭,我已经脱离社会一年,再出去找工作的话,只会更难,我没法后悔。

    那段时间,工作也没有,对象也没找,没钱,我的27岁,就是标准的一事无成。

    整个心态大崩溃,现在想想都不知道我是怎么熬过来的。

    所以等到第二年的夏天,终于等到录用结果的时候,我心里只有两个字:

    好爽!

    苦尽甘来,熬出头了。

    图片

    图片

    今年是我在体制内的第三年,忙的时候是真的忙,做的岗位还挺重要。

    年底考核是优秀,我在我们单位,也算是一个比较出色的年轻人吧(笑)。

    我是工作之后才考的公,感觉相比于之前的工作,我更适合做公务员。

    原来学的专业太冷门是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是,东奔西走找工作,对我来说变数太多了。

    而考公是相对公平而且确定的,它没有那么多变数。

    多刷题多总结,大概率还是能考上(比如我考了七八次),考上了,就大概率有一份工作。

    现在整体的大环境,特别是疫情之后,变数太多了,我们甚至都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而公务员,刚好就能给我想要的那种确定的安全感。

    图片

    图片

    其实像我这样,工作了之后回来考公的人,还挺多的。

    当时跟我同期一起录用的八个人里,只有一个应届生,其他都是漂了几年才回来的。

    以前都说“放荡不羁爱自由”,大城市有大城市的好,但也许真正在外面漂泊过的人,才会懂那种稳定、确定的珍贵。

    至少,公务员不会到了35岁就被裁掉。

    越稳定的时候,大家都会下海找机会,而越是不安的时候,人就越会追求安稳。

    我猜,这可能就是现在考公的人越来越多的原因吧。

    图片

    图片

    如果有人真的想考公,我会建议最好趁早,不管在哪个行业,一定要早点找对方向。

    毕竟现在考公的年轻人太多、太猛了。

    要是早知道我会考公务员,当初何必绕远路去读一个研究生呢。

    图片

    最好的避难所

    00后的小月,希望在读研的时候,想清楚自己到底想做什么,不能匆忙地走入下一阶段。

    90后的欧欧却说,不管做什么,都要趁早决定。

    一个是当下的迷茫,一个是过来人的体验,但她们的共同点是,都想走一条更稳妥安全的路。

    她们,代表的是当下的一种趋势。

    去年12月,#七成清华毕业生进入体制内#的话题冲上热搜。

    中国学历最高的一群年轻人,已经为未来投了票。

    图片

    图源:网络

    从下海求暴富,到上岸保安稳,潮水已然无声逆转。

    恍惚间,我们好像回到了父辈的年代,宇宙的尽头,是体制。

    “铁饭碗”这个词,她姐还是多年前听到过,但现在,它又重新出现在了00后的选择里。

    2017年,考研人数突破200万,但2021年,这个数字已经逼近400万。

    而且,很多考研人跟小月一样,下一步还是会考进体制内,一岸接一岸。

    2022国考,报名总人数202万,创历史新高,而计划招录的只有3.1万人,竞争最激烈的一个岗位,有两万多人报名。

    但不论竞争有多激烈,考公的人数依然连年上涨。

    胡润做教育类富豪榜的这些年,就发现了一个现象。

    几十年前,中国教育首富,是“给成年人教英语”的俞敏洪;五年前,教育首富变成了“帮小孩进一所好学校”的人。

    图片

    图片

    图源《十三邀》

    而大概两年前,“教你找工作的人”上位首富。

    公务员就是现在最好的工作,于是公务员培训行业成功了。

    图片

    图片

    似乎疫情两年后,很多年轻人开始看清:

    以大厂为代表的不停歇996所堆砌的,是华丽而冰凉的空中楼阁,随时可能倾覆。

    它有眼前的高薪,但没有未来的保障。

    当代年轻人现状——

    以前:好没意思的体制内生活,我的人生有无限的可能。

    现在:35岁裁员?我要上岸。

    个人的微薄力量,永远挣不过行业的汹涌浪潮。

    所有新鲜的无限可能,在无差别的大收割面前,似乎都失去了说服力。

    前几年被视为后浪传奇的创业神话,一个个接连破灭,原来一夜暴富的梦,终究只是梦。

    图片

    图源:天眼查

    于是,很多年轻人开始相信父母的未雨绸缪:铁饭碗,就是硬道理。

    毕竟,那代表一种抗风险的能力,一种可预知的、可控的未来。

    在明天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的当下,这届年轻人不再谈虚无缥缈的理想,也不愿试错,更不敢再说“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他们想要的,是一个暂时的避难所,躲过这场风暴。

    而似乎找来找去,对这届年轻人而言,最好的避难所,就在体制内。

    就像写出《我的二本学生》一书的黄灯教授所说:

    “公务员考试相比别的选择,意味着相对公平的竞争,也负载了对稳定的期待。”

    图片

    图片

    以前的固化、无趣、沉闷,现在意味着可靠、稳定、安全。

    体制本身其实没变,它只是一面镜子,映照着当下年轻人的焦虑、虚无和不安。

    小月吐槽说:

    “进了大学,还没学习多久,大家都开始疯狂找实习找工作,这个节奏真的有问题。

    现在世俗成功的大约就两种人,要么是赚钱多的,年薪xx万,要么是工作稳的,不会失业。

    这个价值标准,也有问题。”

    图片

    图片

    图源《未生》

    在如此逼仄的夹缝里,少有人有勇气逆流而行。

    于是他们选择了上岸。

    渡过一片苦海,走上一劳永逸的彼岸。

    只是不知道——

    这场风暴过去后,上岸了的年轻人会不会后悔,会不会想再下海,重新燃起暴富的梦。

    以及,这场风暴,究竟何时能过去呢?她刊

    图片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