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核心介绍
  • 定制衣服产品
  • 核心介绍

    我读大学冒花钱

    发布日期:2022-08-16 12:47    点击次数:116

    我读大学冒花钱

     

    今、明两天是全国高等院校统一招生考试日。看到考场大门前成群结队的考生和家长们既兴奋又紧张的样子,想起了近三十年前我参加高考的情景。

    1983年春,我们部队收到了上级下文并转来的山西省教育管理部门发出的关于开展大学资格自学考试的通知。其中规定,驻军参加当地教育行政部门统一组织的考试。

    这是全国第一次采用的,以省为单位,统一命题,统一组织实施的大学资格考试。其时,我正在师政治部副主任的任上。我们收到文件后,经过简单的研究,觉得这是一件新鲜事,又是一件好事。立即下文转发到所属的各个部队,动员和鼓励大家积极参加。考虑到那时候同志们的工资津贴水平还比较低,特别规定报考的相关学习资料由部队统一购买后发给大家。地方政府有关部门收取的报考费,由部队报销。当时也不多,记得一门是六元钱。

    那时候,邓爹爹主持中央军委工作已经有四、五年了。强调部队一定要集中精力搞教育训练。强调要千方百计提高部队的科学文化素质。指战员们非常理解,非常拥护。报名参加自学考试的人很多,特别是政治机关的年轻干部。我也报名参加了。

    事后得知,我是报考者中职务最高、年龄也比较大的学员之一。那年,我有三十七岁了。

    我们报考的科目是《党政干部基础》科,考试的内容包括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大学语文、现代汉语、自然科学知识、国民经济管理、中共党史、形式逻辑、中国现代史、世界近代史、写作、文学概论等13门课程。我是做宣传、政治工作出身的,自觉对政治类的课程比较熟悉,第一次便报考了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和大学语文四科。按照考试大纲要求,扎扎实实读了三个多月指定的教材。在第一轮考试中,居然全部通过了。分数不太高,高的80多分,低的只有60多一点。

    第一次参加由山西省洪洞县组织的自学考试,地点在该县县城一所中学内,考务人员全部是地方的。我穿着新改装不久的呢料校级军官的制服与当地考生夹杂在一起进入考场,我的座位编号又恰恰在教室里的前一排的正中。很显眼,自觉不太自然。但在收到考卷后也顾不了那么多,一心应考。本来,在进考场之前也想过不要穿军装去考。但说起来也许难以令人置信。那时,我家里还真是没有可以穿得出去的便服。我的同事们也大都如此。

    自学考试作为一种刚刚开始的新举措,大家都感到很新奇,也很认真,考场程序还好,监考还不是很严,有偷偷传递纸条、交头接耳现象。我作为军人,年纪也比较大,又正好坐在前面第一排。不好意思作弊,只能靠自己的实力应考。好在那几科确实平时接触比较多,考试的题目出得比我们想象的容易。很顺利的把考卷做完了。

    第一次就通过了4门单科,使我信心大增。直到转业离开部队之前,我又连着参加了三次, 我爱你韩语每次一至两门,都通过了。这样,在离开军队时累计通过了9门课。后面的几门课,内容比较生疏,一次报多了怕通不过。只能一门门地攻克。

    85年底转业回到家乡湖南后继续参加考试。湖南省自学考试的科目设置在内容上与山西省有些不同。增加了一科,有一科在山西考了,但湖南没有,白考了。这样,我到毕业时实际考了15科。

    回湖南后的五科考试考得比较艰难。这几科,从内容来说,过去没有怎么接触,全靠为应付考试而使劲读书。考卷的内容相对也比山西出得难。加上转业刚回到地方工作,主要精力还必须放在工作上。当时一年考两次,上半年和下半年各一次。我每次只报了一门或两门。于是,剩下的五门课考了5次。其中《国民经济管理》科就考了三次,最后一次,也只得61分,刚刚通过。

    令人高兴的是,1988年10月,也就是在我满了42周岁的时候,全部通过了《党政干部基础》科课程考试,获得了由湖南省自学考试委员会和湘潭大学颁发的自考大学毕业证书。这是一张名符其实的,全靠自学获得的大学文凭,园了青少年时代梦寐以求的大学梦。实现这一目的,前后花了五年时间。

    在我完成这项考试不久。教育行政管理部门取消了《党政干部基础》科,以《汉语语言文学》代之。文凭的等级也由专科提升到本科。自学考试办公室曾经书面通知我,让我再去报考三门课程,将文凭等级提高到本科。但我没有再去。主要是成为单位主要负责人之后,又正值负责筹建一个大型工程项目,实在没有时间静下心来读书。

    特别值得提到的是,在我参加大学自学资格考试的过程中,得到了老伴的理解和大力支持。那时候,她工作的单位正好离自考办公室不太远。那时候的信息交流还没有现在这样方便,了解有关信息必须到自考办公室里去看公告。于是,掌握报考的有关信息和购买相关资料就成为她的任务。以至于自考办的同志还误以为是她自己在考。

    最后一门考试的头天晚上,她协助我复习教材。其中有道题,从地球到月球和太阳分别有多远。我觉得这是一个常识性的问题,不一定会上考卷。没太注意。她提醒我,还是记住那两个数据好,万一考上了呢?那是一个以千米多少次方的数据,不认真的记忆一下还真是很难回答准确。于是,我就认真地记了记。我对数据的记忆力不是很好,怕临考前忘记了,还用一张小纸片记了一下,放在口袋里。

    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条结了冰的河面上有个不大的洞,洞口有条鱼尾巴在晃动。我和她看见了,赶快跑过去抓住鱼尾巴使劲地往外拖。一条不小的鱼还真让我们给拖上来了。早晨起来,我把那个梦讲给她听,她笑着祝福我,这次考试一定能通过。

    有意思的是,那次考试,考卷上还真有从地球到月亮和太阳的距离那道题。两个填空,每空一分,一共两分。我因为事先有准备,当然填对了。事后公布考试成绩,我那次是61分。幸亏答对了那道题。不然的话,就只有59分。对不起,毕不了业,还得考一次。

    61分,在成绩排序上只能算是鱼尾巴;最后一次考试,从过程上讲,也算是一个鱼尾巴;42岁,参加高考,在个人的经历和年龄上也算是鱼尾巴。但不管怎么说,还是给我抓住了。而且是在老伴的配合下抓住的。

    上世纪八十年代前后,实施改革开放战略措施的党和政府对文凭非常重视。“文凭是个宝!”成为人们形容文凭对于提拔干部重要性的流行语。解决文凭问题的渠道也就多样化、复杂化起来。各种各样的培训班、速成班应运而生。花些钱,听几次讲座,甚至让人代考就能获得文凭的事也是有的。但我敢说,我的大学文凭是完全凭自己的认真学习,一门门地考试通过而得到的。没有走一点“捷径”。从这个意义上说,我的大学文凭是冒花钱的,没有水份的。至于考试过程中的报考费,资料费,一方面原本不多,另一方面大部分都按当时的规定由单位报销了。

    通过参加自学考试,收获的不仅仅是档案中多了份大学毕业文凭。对自己的学识也是一次比较全面的检验和提高。应考科目的全部教材和辅导材料,我都认真地阅读过。有些教材,反复地读过多次。例如《形式逻辑》、《国民经济管理》。我在应试过程中,没有参加过一次学习辅导。完全靠自学。由于认真读书,在读懂这些课程之后,联系工作实际,自我感觉视野大多了,知识丰富多了。在日后的工作实践中,获益菲浅。为应考,将一本书反复地读。逐渐领会了“重复是学习的母亲”“书越读越薄”这些名家之谈的真谛所在。

    多读书、读好书、读懂书、读有用的书、学以致用应该成为自己和子孙后代终生不变的座右铭。

    2013年6月7日

    作者qq49119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