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核心介绍
  • 定制衣服产品
  • 核心介绍

    梁天说母亲谌容:心疼一生坎坷的她,我让妈妈的晚年不再流泪

    发布日期:2022-07-30 01:21    点击次数:145

    梁天

    梁天是家喻户晓的著名喜剧演员,主演了《二子开店》《海马歌舞厅》《西行囚车》《我爱我家》《天生胆小》《妈阁是座城》《精英律师》《云南虫谷》《家和万事兴》等众多影视作品,深受观众喜爱。

    梁天的母亲谌容是著名女作家,因中篇小说《人到中年》《太子村的秘密》蜚声文坛。

    谌容一生坎坷,人生之旅浸透着眼泪和艰辛。66岁时,她又接连痛失老伴和长子梁左。孝顺的梁天让孤单母亲的晚年不再流泪……

    01

    梁天的母亲谌容是北京作家协会的专业作家,创作了《万年青》《人到中年》《真真假假》《太子村的秘密》《错、错、错!》《永远是春天》等众多文学佳作,两次荣获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

    梁天兄妹三人与父母

    梁天的哥哥梁左与妹妹梁欢都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但梁天只有高中学历,似乎与这个家庭格格不入。

    但谌容从不责怪梁天,在她眼里梁天也是鲜花的种子,有属于自己的世界。

    1981年,梁天从部队转业,谌容将儿子介绍到中国作家协会从事外联服务工作。梁天很不安分,说自己一个大小伙子,做服务工作感到没面子。

    不久,谌容又托人将儿子介绍到北京第八服装厂上班。那时梁左为著名演员姜昆创作相声作品,姜昆经常来家里找梁左。

    《二子开店》剧照,梁天(后左一)

    1986年,陈强与儿子陈佩斯主演戏剧电影《二子开店》,便将梁天带到剧组,向导演王秉林做了重点介绍。

    梁天没学过表演,也没拍过戏,但他是娃娃脸、单眼皮,睁着眼睛像睡觉,长相很有特点和喜感。

    1987年,《二子开店》在全国公映,梁天一举成名。

    《顽主》海报

    张国立、梁天、葛优《顽主》剧照

    调令寄到家里后,谌容告诫儿子:“你只有高中学历,能有今天不容易,要好好珍惜。”说着,谌容眼里涌出了泪花。

    梁天从没见过妈妈流泪,他不由鼻子一酸,眼泪淌了下来。

    父亲对梁天说:“你妈妈很坚强,以前经过那么多苦难,她都没掉过泪。现在为了你的工作落泪了,可见她有多么在乎你的前途。”

    从父亲的讲述中,梁天了解到母亲带泪的坎坷人生……

    02

    谌容

    谌容祖籍重庆巫山县,1935年出生于湖北汉口。她1岁多时患小儿肺炎,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家人已对她的生命失去了希望,最后是一名老中医将她救了回来。

    抗日战争时期,武汉沦陷,谌容跟随父母逃难到重庆。那时日寇经常对四川进行轰炸,很多人被炸死在谌容的身边,她几次死里逃生。

    1945年抗战胜利后,谌容的父亲被调到北京工作,举家迁往京城。

    1947年,父亲重新调回重庆,谌容又随父母到重庆生活。重庆解放前夕,国民党反动派放了一把火,整个城市几乎被烧焦了。谌容被困在火海里几近窒息,是父亲拼死将她救了出来。

    1951年,谌容中学毕业后,进入重庆西南工人出版社门市部卖书,她只有16岁。一年后,出版社与新华书店合并,谌容进入新华书店卖书。

    1979年,谌容(右)在北京同仁医院体验生活

    1954年,国家出台政策,参加工作3年以上的青年干部可以报考大学。谌容的爷爷是地主,受出身影响,她不能报考,非常伤心。

    人事科一位女干部据理力争,才让谌容报考。谌容至今不知道那位女干部叫什么名字,也没有见过她,但内心始终对她充满了感恩。

    20世纪90年代初,谌容(左)与巴金在巴金家中

    1954年,谌容考入北京俄文专修学校(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前身),每月有25元助学金。

    谌容每月要交饭费12.5元,她拿出10元寄回家,协助父母养4个弟弟妹妹。本来北京俄文专修学校学制3年,因为时代原因后改成4年。

    大学毕业后,谌容被分到中央广播事业局(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中央电视台的前身)。在台里,谌容被分在伊朗、土耳其语组,她的任务就是将新闻翻译成俄语。

    那时,谌容经常加班到深夜。因工作强度大,加上睡眠不足,选项卡谌容两次晕倒在打字机旁。

    她中药西药连着吃,也无济于事。刚开始,谌容是几天昏厥一次,后来她发展到一天要昏厥两三次,人瘦得只有70多斤。

    03

    有一次,她回家时晕倒在公交车站,领导很担心。1962年,机关精简干部,领导就让谌容离开了,她被分到北京市教育局。

    谌容上过几天课,就几次晕倒。如此一来,她只得病休在家。在家里,谌容除了照顾3个儿女,还学画画、缝纫、烹饪,但感到空落落的。

    于是,谌容便开始在家写小说。早在1956年,谌容还在上大学时就结婚了。

    丈夫范荣康(原名粱达)曾是西南《新华日报》的记者,后调到北京的《人民日报》社工作。

    谌容与两个儿子

    婚后,夫妻俩育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1974年,谌容创作出长篇小说《万年青》,准备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特殊年代里,谌容这一举动给出版社带来了灾难,有人天天去出版社闹事,说谌容出身不好,为什么要出她的书?

    经过种种艰苦的努力,《万年青》终于出版了。但另一场烦恼又来了,谌容因为是教育局待岗教师,业余写小说挣稿费,是不合乎条件的。于是市教育局便停发了谌容3年的工资。

    范荣康靠一个人工资养5个人,家庭经济非常拮据。

    那时谌容很苦闷,她以前不抽烟,就是在这场极度苦闷中染上烟瘾的。丈夫体谅谌容,总是耐心安慰她,陪她走过了那段最艰难的时光。

    1982年《人到中年》还被改编成同名电影,由潘虹、达式常主演

    1979年,谌容因中篇小说《人到中年》蜚声文坛。北京市委宣传部将她调入北京市作协从事专业创作,并补发了她3年停发的工资。谌容终于结束了坎坷催泪的人生……

    了解到母亲的过往,梁天更加敬重、心疼母亲。与孙凤英再婚后,梁天夫妇与父母一起住在北京煤渣胡同。

    一有空在家,梁天就给母亲做饭,并承担了洗碗、擦地等家务活。

    谌容是一个善良、慈爱的妈妈,特别心疼梁天与前妻生的女儿梁小凉,每隔一段时间,她就要催梁天去看女儿。

    梁天与女儿梁小凉

    每年国庆节和春节,谌容铁定要将孙女梁小凉接到家里团聚。她给孙女买裙子、凉鞋,除夕之夜给她发压岁钱。

    每次送孙女离开时,谌容都要说:“这里也是你的家,我们都是你的亲人,有什么困难就告诉奶奶。”

    听了奶奶的话,梁小凉眼里盈满泪水,谌容也落泪了。她知道,孙女在单亲家庭生活,会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艰难。

    2001年4月25日,谌容的老伴范荣康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71岁。谌容与老伴风雨相伴一辈子,感情很深。

    梁天与父母及哥哥、妹妹

    谌容与巴金

    老伴走后她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中,整整两天两夜没有合眼。梁天担心妈妈出现抑郁症,便与妹妹梁欢一起带妈妈去大连散心。

    04

    谁知谌容丧偶的心伤尚未抚平,5月19日,在老伴逝世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谌容的长子梁左,突发心肌梗塞在北京离世,年仅44岁。

    梁左是著名剧作家,他创作的《虎口遐想》《特大新闻》《小偷公司》等相声作品,在央视春节晚会上表演后,引起巨大的反响。

    他创作的《海马歌舞厅》《我爱我家》《临时家庭》《闲人马大姐》《新72家房客》等情景喜剧,更是家喻户晓。

    梁欢与母亲谌容

    梁左走后,更麻烦的事还在后面。原来这些年,为了借钱打造情景喜剧,梁左向北京一位商人借高利贷上百万元,在清理哥哥的遗物时,梁天发现了哥哥的借条。

    梁左与吴兰青的女儿梁青儿这时才16岁,在美国留学,吴兰青在美国陪读。孤儿寡母怎么还得清上百万的高利贷?

    而梁左去世后,英达就将他的电脑抱到了自己家。很多人为此指责英达,说大舅哥尸骨未寒,他就开始抢夺“胜利的果实”。

    原来电脑里还有很多英达与梁左共同创作的剧本,英达担心丢弃,便将电脑抱回家进行保护,为此引来外界的误解。

    梁欢与英达

    梁天的妹妹梁欢嫁给了英达,梁天与妹夫商量,希望将哥哥的剧本出售还债。英达不同意,想以后慢慢将这些剧本拍出来。

    谌容为此召开家庭会议,希望大家一起想办法,帮梁青儿和妈妈还清高利贷渡难关。

    梁左的好朋友王朔、马未都等,主动找到那位北京商人,希望他能减去一部分利息,对方答应了。

    于是谌容带领家庭成员积极行动起来,她拿出不多的积蓄,梁天、英达两家也努力凑钱,终于在2004年将梁左欠下的高利贷还清了。

    那天梁天特意陪妈妈来到哥哥的墓地,母子俩在墓碑边坐了很久。谌容对着墓碑说:“左儿,你在那边安息吧,债还清了,青儿和兰青都很好。”

    梁天

    梁晓天与母亲孙凤英

    妈妈的神情是那么哀伤,声音是那么哽咽,梁天也不由落泪了。

    痛失老伴和长子,让谌容沉浸在巨大悲痛中,她抽烟更凶了,经常呛得泪水横流。

    梁天将妈妈的香烟藏起来,在房间里给她摆上口香糖、南瓜子。妈妈睡不着,他就陪着妈妈聊天。梁天还抽时间带妈妈出去旅游。

    在他的孝心滋润下,谌容的心情慢慢好转。2010年,梁天的儿子梁晓天考入北京大学,谌容感到特别高兴,巨大兴奋将她的悲伤挤得无处藏身,她的生活终于恢复了正常。

    看着妈妈灿烂地走在阳光下,梁天热泪盈眶。

    05

    谌容在中国文坛有着重要的地位和影响,但一直没有出自己的文集,这是她的遗憾,也是梁天的遗憾。

    2015年,作家出版社与谌容取得联系,有意为她推出《谌容文集》。谌容担心自己年龄大了,力不从心,梁天支持妈妈将作品结集出版。

    谌容开始在家里整理以往的作品,几十万字的长篇小说她逐字逐字地看。妈妈在书房里工作时,梁天会给她冲咖啡,或给她送上一碟水果。

    有时妈妈要上网查资料,梁天就帮她代劳。

    2019年9月,《谌容文集》正式出版。拿着散发油墨清香的作品集,谌容百感交集:“它就像我的另一个孩子。”梁天打趣道:“妈,这是男孩还是女孩?”梁天的幽默将妈妈逗笑了。

    谌容

    梁天与女儿梁小凉(左)和侄女梁青儿

    随着妈妈进入晚年,她对亲情也越来越看重。每年春节,梁天要将哥哥、妹妹两家,及与前妻的女儿接到家里一起团聚。

    大家在一起包饺子,话家常,收看央视春晚,其乐融融。

    2022年3月,梁天63岁了,人生步入了晚年。虽然他的大女儿梁小凉做了妈妈,他升级为姥爷。但妈妈健在,梁天不敢老,依然要给妈妈尽孝。

    而今妈妈谌容已经87岁了,在梁天的孝心滋润下,晚年的谌容不再流泪。她精神饱满,思维活跃,说话有条理,完全不像一个87岁的老人。

    谌容近照

    梁天与女儿

    “细品名人”点评:

    写这篇文章之前,笔者以为谌容的人生一帆风顺,一路走来铺满鲜花和掌声。谁知她的人生浸透艰辛和眼泪,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谁能随随便便成功。

    谌容在不到一个月时间内痛失老伴和长子,这是人生最大的悲痛。幸运的是,谌容的小儿子梁天是大孝子,他以爱和孝心滋润妈妈的晚年,帮助哥哥还债,让妈妈的晚年不再流泪。

    值得一提的是,梁天对于与前妻的女儿梁小凉也倾注了父爱。单亲家庭长大的梁小凉阳光开朗,现在是一名导演和编剧,还推出了影片《让我怎么相信你》。

    为支持女儿,梁天义务在片中担任男主角。现在梁天已做了姥爷,但他依然要给妈妈尽孝,体现出一个男人的责任担当!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