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核心介绍
  • 定制衣服产品
  • 定制衣服产品

    女学生因美丽出众,“师母”竟将浓硫酸泼向了她,99年江西毁容案

    发布日期:2022-07-29 14:30    点击次数:176

    导语:一位品学兼优只有十五岁的女中学生,只因为美丽出众,成绩优异被老师格外关心了些,嫉妒而失去理智的师母竟残忍地将一杯浓硫酸趁她熟睡时泼向了她……

    坐落在江西省波阳县(也就是鄱阳县)北部山区的枧田街中学,环境幽静,学风淳正。学生都很刻苦用功,山里的娃儿除了好好读书考大学外就没有什么更好的出路了。李萍是初二(2)班的学生,早熟早慧,活泼开朗,学习成绩好,又是学校文艺骨干,很受老师和同学们的喜欢。豆蔻年华的她一天一个俏模样,虽被同学在背后亲切地称作“校花”,但她并不高傲,且富有同情心又乐于助人。

    升入初二后,李萍的父亲想起自己有个熟人的女婿在学校当老师,为了让自己的孩子在学习上能得到一些关照,便和妻子带着李萍去学校。碰巧熟人的女婿就是教李萍英语的杨玉峰老师。杨老师为人师表,能力强,是学校中的教学骨干。热情的杨老师夫妇自然满口答应多多关照李萍。

    谁也没想到,这会是一场悲剧的开始。

    杨玉峰夫妇八年前经人介绍结婚。杨老师父母早逝,家境贫寒,爱人李和英家庭富裕,两人成家的家具和生活必需品都是李和英从娘家带过来的,因此,李和英心理上有优越感,生活中对杨老师指手画脚。杨老师上课回来后还要洗衣做饭,彼此免不了磕磕碰碰。第二年,李和英生下一个女孩,坐月子时落下了哮喘病,从此身体和心情每况愈下,夫妻间的感情裂缝也越来越大,大骂小吵经常发生。

    尽管吵架,但杨玉峰还是很迁就她,学校为了照顾杨老师,安排李和英当了学校的仪器保管员,但实际上大部分工作还是杨玉峰承担了。不怎么合群又爱面子的李和英没有什么知心朋友,心情的苦闷无人可倾诉。除了和杨玉峰吵架就是睡闷觉,最多是出去打打麻将消磨时光,长年累月的心理压抑使李和英变得越来越暴躁,多疑,狭隘,生怕杨玉峰有了新欢便不要她这个病恹恹的黄脸婆了。

    一日,李和英无意中听到几个女同学论论杨老师对李萍辅导尽心,格外关照。敏感的李和英联想起经常到家里请教问题的李萍人见人爱的俊俏模样和杨玉峰的过分热情,心生妒忌的她立刻将无辜的李萍想象成了自己的情敌,回到家后和杨玉峰大吵大闹。

    李和英迫不及待地盘问杨玉峰和那个“小妖精”怎么回事,闹得杨玉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见杨玉峰闷烧锅似地不吭气,李和英越发来劲了,将听到的议论抛了出来,厉声责问杨玉峰和李萍之间到底怎么回事?

    杨玉峰一听就火了:“人家还是个孩子,你瞎说什么!”

    李和英不依不饶非要杨玉峰说个清楚明白,杨玉峰吼了起来说:“侮辱我可以,不能侮辱我的学生。”

    “你还袒护那个小妖精,看我不和你拼了。”说完,李和英就上前撕扯杨玉峰,杨玉峰早不耐烦妻子的胡搅蛮缠,抬手就打了一巴掌,一下把李和英打震住了。

    尽管经常吵,但杨玉峰下这么重的手打她还是头一次,李和英潜意识里认为男人对她狠心了。她越发觉得杨玉峰和李萍之间一定有见不得人的事。不然男人不会对她那么凶。从此,李和英狭隘的内心恶狠狠地恨上了这时才15岁的李萍。

    此后,李和英经常无理取闹,每次都恶毒地中伤对此一无所知的李萍。自认为身正不怕影子歪的杨玉峰一如既往地像关心其他同学一样帮助着李萍。

    李和英见管不住自己的丈夫,便找到李萍,求她不要再和杨玉峰来往,影响他们的夫妻感情。听得李萍一头雾水,莫名其妙。李和英对她说:“你还年轻,还有机会找更优秀的老公,就不要和我抢老公了。”

    李萍认为自己和老师没有李和英说的那回事,没必要在这儿受她无端的羞辱,气得转身就走,本来以为李萍要羞得无地自容的李和英见李萍没把她的话当一回事,反而神色自然、昂首挺胸地不理她,更是觉得李萍恬不知耻,做了见不得人的事还洋洋得意(她阴暗的心理这样认为,事后采访李和英自己口述如此)。

    李和英开始了暗中盯梢和监视。一次她发现杨玉峰对李萍还是那样亲昵(事实是俯下身子在她桌前辅导功课)。晚自习时,妒火中烧的李和英再一次找到李萍,蛮横地规定李萍不许请教问题,不许和杨玉峰讲话,不许再有来往。深怕再受其辱的李萍委屈无奈地答应下来。

    此后,她尽量回避着杨老师,再也不提问请教,迫不得已的课堂正常发言,她也一言不发,显得心事重重,成绩急剧下降。这引起了杨老师的关注,他悄悄地问李萍是不是听他妻子说了什么,李萍当时没有回答。一向敬重老师的李萍觉得还是让杨老师知道师母骚扰她的事为好, 经典香港电影就在事后写了一封信夹在作业本中交给了老师。

    幼稚不谙世事的李萍在信中说了李和英找她谈话的事和她自己对李和英一些不成熟的看法,并表达了对老师不幸婚姻的同情和理解,希望老师坚强。杨老师也给她回了个条子,鼓励她安心读书,争取恢复以前的成绩。为了不使李和英误会,李萍和杨老师的交往成了“条子”交往,不幸的是,李萍写的信和条子后来全落在了李和英手中。

    在李和英看来,一切迹象表明年轻美貌的李萍在和她疯狂抢夺自己的丈夫。自恃掌握证据的李和英再次找到李萍,威胁她如果再不中断和杨玉峰的来往,就把她写给杨玉峰的“情书”交给校长,让校长开除她这个勾人的小妖精,李和英暗示李萍要么自己转学,要么退学,不然没她的好果子吃。

    年幼的李萍吓坏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少女的心理还不具备正确处理这件事的能力,最后她选择了离开这是非之地的下下之策。她对好友李志红说了李和英找她谈话的事和自己退学的决定,并说这也是为了杨老师,但愿她的忍让和逃避能使杨老师濒临破碎的家庭得以挽救。

    1999年6月,离期末考试只有两周,但李萍还是无奈地决定退学,她没有告诉其他人,只和好友李志红告了个别,就辍学回家了。家里没有人,父亲在几十里外的水库帮姑父看鱼塘,母亲回娘家服侍病中的外婆去了,恰好在福建泉州打工的大妈回来看望自己的孩子,李萍就对大妈谎称已取得父母同意,央求大妈带她去打工。大妈见李萍已长大便真的把李萍带去打工了。

    等父母知晓,李萍已经到了泉州,父母并不希望她这么早就出去打工,叫同学劝她回来读书。

    深知个中缘由的杨玉峰对李萍的退学深为惋惜和内疚。而李和英却很得意,她看到自己的“恐吓”达到了预想的效果,却没有料到,李萍会很快回来复读。

    心理上还是个孩子的李萍随大妈打了一阵子工就觉得想家了,再加上父母和同学都劝她回去,她左右为难,一心想回去读书,又怕李和英的羞辱和骚扰。

    一件事使李萍下了决心回家读书。

    她和大妈做的是皮鞋计件工,一天到晚手忙脚乱挣不了几个钱不说,还臭味难闻。大妈说没有文化的人只能做苦力,如果上了大学就能做文秘,当白领了,又轻松又挣大钱。一次,工厂老板听说来了个气质清纯的山妹子时,特意找到她,让她去厂办当秘书,月薪3000元,当问及她会什么时,李萍茫然了,电脑、英语、社交礼仪、营销她都不懂,这时她感到了知识的贫乏。她如实地向老板说了自己还是个十五岁的初中生,自己还想回家读书。仁义的老板听后很是惊讶,当即多开了一个月的工资并让她大妈送她回去读书。

    开学前,李萍回来了,报到时,发书的是李和英,李和英恶煞般地瞪着她,李萍没有理会,经历了打工之苦的她太想读书了。但她没想到,一场巨大的灾难在等待着她……

    重返课堂的李萍学习很用功,期中考试时,数学、英语考了年级第一名。数学还考了119分(满分是120分),为妻子的无理使李萍耽搁学业感到愧疚的杨玉峰暗中给予了李萍不少帮助,这遭致李和英更大的忌恨。

    1999年11月15日,对李萍来说是一个黑色的日子。这天晚上李和英回到家中,看到一名女学生在家里,高度近视的李和英没看清楚是谁,这名女学生就跑了。李和英误以为是李萍,“情敌”竟然侵略到家里来了,勃然大怒的李和英当即和杨玉峰大吵大闹,任凭杨玉峰怎样解释,李和英就是不信,两人互相扭打在一起,李和英被打得鼻青脸肿,左眼角被打破了,这一切她都记在了李萍头上,她恶狠狠地警告杨玉峰说:“你再这样,不要怪我做出令大家都后悔的事。”杨玉峰没太理会,这样的话李和英说得太多了。

    夜里十点钟左右,一肚子气的李和英趁杨玉峰上厕所之机,溜进仪器室,拿了一瓶浓度为98%的硫酸,用瓷茶杯倒了半杯,拿着手电筒像个幽灵似地潜入女生寝室。向一个同学问清李萍睡在上铺,李和英爬了上去,手电正好照在熟睡中的李萍的脸部,看到这张漂亮脸蛋而自惭形秽丧心病狂的李和英顿时妒火中烧,残忍地将半杯浓硫酸泼了过去。睡梦中的李萍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尖叫,她不由自主地跳起来,硫酸从脸上流到胸前、背后、大腿、单薄的内衣全烧化了。

    剧烈的烧灼感令她全身簌簌发抖,一声接着一声的惨叫震惊了静谧的校园。老师和学生纷纷冲向女生宿舍。不祥之感攥紧了杨玉峰的心,他赶紧跑过去,和校长抱起了李萍去找车辆,学校赶紧派人去通知几里外的李萍的父亲,大家七手八脚地把李萍抱到车上,紧急送往景德镇市第一人民医院,旋即因伤势严重转院南昌。

    在夜色中游荡的李和英次日凌晨一点多钟被接到报案赶往现场的枧田街镇派出所干警抓获。

    后来有记者在波阳县看守所采访了刑拘在押的李和英。当问及杨玉峰和李萍之间究竟有没有见不得人的事时,李和英闪烁其词,并拿出一张她收藏的报纸,上面有《丈夫有外遇,妻子该负责任吗》一文,她说她也是受害人,说看到过他俩之间的情书,又说看到过他俩单独在一起,还说别人传到她耳间有关杨玉峰和李萍之间的绯闻。记者问她有无证据时,她说她要亲手交给她的辩护律师。

    从李和英的口述中记者得知,杨玉峰和李和英之间曾经有过一段缠绵的恋情,李和英从心里是很爱杨玉峰的,她还保留有一本写给杨玉峰的日记本,希望他能回心转意对她跟从前一样好。

    李萍的母亲黄敏枝责问李和英为什么要害她的女儿,为什么不和大人讲,有什么证据要污蔑她女儿清白。李和英无言以对,只是反复地喃喃:“谁让你女儿长得漂亮,我就要毁了她,我不毁了她,别人也会毁了她。”

    李和英的不自信和强烈的嫉妒可见一斑,其丑恶心态也暴露无遗。杨玉峰接受调查时自述和李萍没有不正当关系,是正常的师生交往。学校的江校长、占老师和一些同学反映,杨玉峰是个正派敬业的优秀教师,李萍是谁都喜欢的一个学生,他们之间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因烧伤嘴唇粘连,言语困难的李萍在接受警官询问时说和老师有来往,但是和同学们一样的来往,没什么特别。杨玉峰在李萍住院治疗后,离家出走。据说是外出打工赚钱给李萍治病的。他说:“老婆把李萍的青春和前程都毁了,自己要赚不到钱就是卖肾也要把李萍的病治好”。此后一直没有消息。

    半杯硫酸,毁掉了李萍的青春和前程,也毁掉了一个家,涉嫌故意伤害的李和英是个有法律意识也不乏文化头脑(高中毕业)的女人,这个蛇蝎心肠凶残歹毒的女人将会得到法律的严惩。可是李萍的一生和她的一家人怎么过啊……

    2000年1月5日,当地记者见到了在江西省人民医院一附院烧伤中心治疗的李萍。李萍的脸、胸、背、颈、双手、双脚大面积烧伤,经法医鉴定为甲级重伤。记者看到的李萍面目全非,狰狞恐怖,与记者前去的黄敏枝带上了李萍的小妹,出事后第一次见姐姐的小妹当场吓昏了。花季少女,被人摧残成人不入鬼不鬼的惨状,令人胆颤心惊。记者听医院主治医生介绍说像李萍这种伤势基本治愈要十万元,如果整容就要三四十万元,整容要等烧伤全部治愈观察六个月后才能进行,这期间一定要住在医院无菌病房隔离治疗。

    对于这样一笔天文数字的巨额费用,只有小学文化,老实巴交的李萍父母一筹莫展。三个月不到,医药费已用了六万多元,学校拿了三万,江校长个人拿了五千元,黄敏枝夫妇向所有的亲朋好友借遍了才凑到一万多元,已做了前期手术的李萍还要做三次手术才能把伤情稳定住。黄敏枝夫妇再也想不出办法来。学校表示要尽力,但依靠财政还只是发50%工资的学校已经募了一次捐,即使附带民事诉讼,但诉讼对象李和英的所有家当不值2000元。

    40岁的李萍父亲都愁白了头,没了言语,母亲黄敏枝眼泪都哭干了。

    后来一直关心李萍伤情的记者得到消息,因为欠费,黄敏枝夫妇不得不把李萍又转往费用相对较低条件相对差的景德镇市第一人民医院做维持治疗,只打打消炎针。因为实在筹不到钱,春节前黄敏枝夫妇竟把李萍从医院接回了卫生条件极差的家中过年,使李萍未愈的机体严重发炎,流脓。目前,李萍双眼睑严重退缩,变成了两个黑乎乎的窟窿,一只耳朵也烂没了,全身奇痒,如果得不到及时救治,后果难以预想。

    李萍是个坚强的姑娘,当记者再次见到她时,她表示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在记者的督促下,实在想不到一点办法的黄敏枝夫妇拖了多日后才把李萍送回医院治疗,他们再三苦求记者“您一定帮帮我”。记者掏出了身上仅有的400元钱,但这只是杯水车薪,面对一个苦难家庭,面对一个年轻生命的呼救,记者呼吁社会募捐,虽然李萍最终保住了性命,可她失去的东西太多……太多……

    2000年8月,李和英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零1个月。